首頁   要聞   行業   地方   觀察   科技   投融   城市   專家   研報   學術   文博   文創   景區   交通   住宿   紅色   鄉村  樂園   戶外   節會   環球   攻略

高舜禮:疫情之下豈有旅游業的“恢復”

 二維碼
發表時間:2022-10-11 21:41來源:中國網旅游

10月11日電 疫情之下豈有旅游業的“恢復”?這話似乎有些絕對、偏激和武斷,好像是要跟誰抬杠、找茬兒,或者是要充當一次標題黨、二愣子;其實,如果心平氣和一點兒去看,這不過是對疫情影響下旅游業能否恢復的一個判斷。什么叫恢復,按照現代漢語詞典的解釋,就是變成原來的樣子;對于當下旅游市場和旅游產業來說,恢復就是應能達到疫情前2019年的水平。如經過努力而根本沒有可能達到,基本處于以前的百分之六七十、甚至還要低的水平,這種狀況能稱作“恢復”嗎?



一、疫情下旅游業能恢復嗎?

自打疫情出現以來,每當大小假期的結束,都會看到有關機構對旅游接待的盤點,說旅游恢復到疫前的百分之多少,這類的表述已不下數十次。乍看,這么說沒有什么毛病。但稍微一想就發現,只要疫情不去,旅游業是不可能恢復的,若認可這樣的基本判斷,再來看這樣的表述就有問題了。

何出此言?之所以膽敢作如此斷言,是因為以下幾點:旅游產業與工業生產有明顯的不同,就是處在同等的疫情防控狀態下,加工、建筑、開采等行業,只要工人和原材料到位,就不會耽誤太多生產,而旅游業則不能與之相提并論,因為它的生產資料就是流動的客源,一旦因防疫要求“靜默”和跨省市“熔斷”,便直接卡斷或大幅減少客源,旅游生產便會停歇或大幅減產。近三年的抗疫實踐表明,由于新冠病毒傳染性強,疫情一直處于零星散發狀態,幾乎是此伏彼起、幾無停歇,隨之而來的“點剎”和“叫?!辈粩喑霈F。因此,恢復一詞,工業企業用之無礙,作為旅游產業則很難覺得恰當。



記的小學時有一道智力性的算術題,說一只蝸牛從井底向上爬,白天爬3尺、夜里退2尺,它用10天爬上井臺的,請計算一下井有多深。拿這道題所說的情形與當下疫情下旅游市場的波動相比,旅游前景之不可測和不規律性遠甚于那只蝸牛在爬井。故而,以“恢復”來表述旅游市場的微變行情,就相當于是以可能的尺度去測度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再者,接待數字僅是旅游產業的一個方面和角度,即使本次“十一”黃金周接待達到2019年的規模,恐怕也很難說旅游業恢復到疫前水平,因為還有很多旅游企業處在風雨飄搖、搖搖欲墜,大量小旅游企業倒閉,不少員工還沒有工作,很多地方停下了宣傳營銷,因此也不好宣稱旅游市場恢復了。

即使權且用一下“恢復”這詞,疫情之下能夠計入出游人群的大致是3部分:一是確有必要、不得不冒著疫情風險差旅的人,在大交通中占了較大的一個比例,也就是被譏諷為“只旅不游”的那些人;二是利用防疫的短暫平穩期或窗口期而冒險出游的人,包括占比不算高的中長途旅游者、度假客、自駕游;三是以城市和郊區就近休閑為主的人群,理論上這其中的一小部分若達到了旅游定義的要求,可以計入旅游人數的范圍,但事實上在疫情之下,有時也被業界人士籠統地視為旅游者,看作是旅游行為的轉向和調整。就如此的一種客源構成,以“恢復”來表述其市場漲落,也顯得有些勉強了。

那么,疫情之下的旅游市場狀況如何呢?與其說是恢復,倒不如說是在掙扎、在撲騰、在看天吃飯。如果在遣詞造句上江郎才盡了,建議就直來直去說旅游接待相當于疫情前的%,不必再加“恢復”。當然,若是考慮給業界帶來一些盼頭,不如以“增長”來替代“恢復”,就索性說與疫情前相比增長了%,只不過這個%之前的數字是負的。



二、疫情下出游會有趨勢嗎?

在疫情蔓延的這3年,業內人士都很關注旅游市場,有些文章確有見地和啟發,但也有一些論點不敢茍同,其中一類就是動輒就把疫情之下的旅游新動向、新現象、新特點,上升為新模式、新趨勢乃至新規律,頗有哥倫布發現新大陸的那種感覺。

在百度上略微搜了一下,有關疫情下旅游新趨勢的論文竟超過340篇,還有更多的是刊發在公眾號上。何謂趨勢?趨勢應是事物發展的方向。若說是研究疫情走勢之類的話題,還尚可理解,但若是聚焦到旅游市場上,則很可能是把放大鏡當作了望遠鏡,不是以微知著、一葉知秋,而是把病態作常態、把暫時作長遠。一是疫情至今接近3年,為時雖不短,但在旅游業發展長河中只是一小階段,甚至是一瞬;二是那些所謂的新動向、新特點、新現象,未必就是疫情以來所新生,有不少則是由來已久,怎么能說是新的呢;三是在疫情之下的特殊時期,旅游市場不同既往的某些現象是很自然的,但未必會持續到疫情后,很難說有啥代表性,那又怎么說得上新模式、新趨勢?



疫情期間致力于新模式、新趨勢搜尋和歸納的人不少,有時隨便拿起一篇文稿,不經意間就遭遇旅游“新趨勢”,甚至就赫然寫在標題上。這幾天看“十一”黃金周旅游盤點,某公眾號刊文的標題就是,三年來最慘的黃金周,“除了慘,我們還發現這些新趨勢”,瀏覽之后發現所謂的3個新趨勢,竟是“反向旅游屢上熱搜”、“戶外運動與旅游結合更緊密”、“更加關注服務質量”。只要對旅游業稍微有所了解的,就會輕易看出,這三點怎么能說是“新趨勢”呢?

這類的新發現、新創見,在諸多分析疫情下旅游的稿件中并不罕見,例如,有的說“預約旅游成為新趨勢”,“全球游向本地游、周邊游轉變”,其實也都不是“新鮮肉”、而是“老火腿”了。這類“新發現”的問題在于,它忽視了疫情前后旅游市場發展的連貫性,明明是在疫前就已存在的現象,偏說成是疫情下的新特征;無視疫情所導致旅游市場變化的某些必然性,如預約就是防疫的要求之一,疫情必然導致了出游半徑縮短,這些變化都是疫情帶來的必然結果;混淆了旅游市場的暫時性現象與發展趨勢,疫情之下的一些現象、動態,絕大多數將在疫后自然消亡,這種所謂的新模式、新趨勢有何意義?除非是疫情真的就常駐不走了,或者過不了多久又來一次類似的公共衛生安全事件。

為何會出現這樣的一些認識呢,原因肯定是個多方面的,往輕松一點說,有的研究者尚處在票友階段,難免“為賦新詞強說愁”,或有些文章的作者為了標新立異而涉嫌“標題黨”。



三、疫情后旅游能否快速恢復?

記得早年學習中國抗戰史時,對戰爭前途有兩種不可取的認識,一是速勝論,一是亡國論。今天在疫情形勢影響下,對旅游市場前景的估測,也有與之相類似的情形,可以比作僥幸派和悲觀派,前者是期望某個假期出游達到高漲,旅游來一個大翻盤;后者則是對旅游業前途憂心忡忡,覺得馬上就可能崩盤、垮掉。我認為,這兩種觀點都不可取,疫情對旅游業會造成巨創,但不至于是滅頂之災,旅游市場未來的復蘇也不會一帆風順、疫止旅興,更不會井噴式、爆發式、報復式猛增,需要一個逐步解凍、自我修復、痊愈康健的過程。

憑著多年來專業積累的直覺判斷,疫情之后的旅游業恢復至少需要2年。主要依據:一是與疫后國家經濟復蘇步伐相對應,在疫情期間有些家庭和個人收入明顯縮水,用于旅游的計劃預算大打折扣,作為潛在旅游客源的廣大城鄉居民,只有可支配性收入恢復到疫前水平,旅游客源市場才能步入可持續的良性發育狀態;二是旅游企業需要一定時間的自我修復,包括經營條件、接待設施、生產能力、服務隊伍等都要恢復,疫情期間處于關閉或半歇業狀態的企業,也要起死回生、逐步復蘇,這個過程與疫后旅游市場恢復相比肯定是明顯緩慢些;三是在經歷三年疫情之后,城鄉居民的經濟實力、市場信心與出游意愿相差較大,既有迫不及待的“井噴式”出游者,也會有心理上仍舊憂心忡忡的觀望者,更有經濟實力難以支付中長途旅游費用者,都會直接影響出游后勁和可持續性;四是這次新冠疫情對旅游業的打擊,是改革開放以來最為深重的,無論是持續時間之長,還是受災面之普遍,都是前所未有的,故而這次疫情后的市場復蘇也該是最為緩慢的。



疫后旅游市場恢復的起點,是在國家宣布不再實行防疫管控政策,起碼是取消了主要防控措施,而不應是疫情或病毒的消亡,表現在旅游市場:一是三大旅游市場并行運轉,或者說國際與國內市場可暢行無阻;二是純粹的觀光和度假會明顯活泛和增多,各地的展會和活動連綿不斷,商務、公務差旅不再有阻礙;三是與旅游接待相關的產業要素加快恢復,表現出久違了的生意興??;四是旅游接待量達到疫情前水平。

旅游市場恢復是否就相當于旅游產業恢復呢?我認為,這二者之間有一定關系,但不完全是一回事。其一,旅游市場恢復的主要標志,應是旅游接待與收入達到疫情前的水平,若再加以細分細化,還應有一些具體指標;其二,對于旅游產業來說,實現旅游接待指標的持平,僅意味著一部分旅游企業的恢復,還有很多旅游企業的業務量并不體現在接待上,需要看業務簽約量和投資額,還有一些企業需要上游企業的傳導,故旅游產業的復蘇應該在體現在更多方面;其三,還應有一個時間跨度的檢驗,也就是有一段時間的恢復期,而不是只看某個時刻、時間節點,若僅是今年旅游接待達到持平了,明年、后年、大后年還是跌跌撞撞、上上下下,恐怕很難說已經恢復了,還需要達到疫情前主要產業要素良性運轉的狀態。

疫情下旅游業不可能做到恢復,是由旅游的產業特征決定的,不等于旅游業界無能,不等于就要逆來順受、躺平無為。相反,只有主動應對、積極應對,旅游企業才能贏得安度疫期的機會,才能爭取盡量多的企業不倒閉,為未來市場和產業的恢復留下種子和根脈。從這個角度講,在疫情相對穩定的間隙里不畏風險、勇毅出行的旅行者、旅游人,是值得敬佩和感念的,正是由于他們的毅然出行,為旅游企業帶來了續命的生產資料,讓旅游企業獲得了挺過來的最后一把“稻草”,也維系了“詩與遠方”的希望之光依舊閃耀。

因此,旅游業界要真誠地感謝那些旅游者,無論是旅行還是旅游的,無論是觀光還是度假的,無論是跨省還是就地的,無論是住高星酒店還是帳篷露營的。承平之日,他們是旅游業界的衣食父母;大災之年,他們是旅游企業的救命恩人。(高舜禮)


【中國旅游網版權聲明】原創內容版權歸本站所有,如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旅游網"或"www.ct.cn"并附文章鏈接,需確保文章的完整性,不得更改曲解原意;摘錄和轉載的第三方內容,本站無法保證其真實性,亦不代表本站觀點和立場,版權歸屬原媒體及作者,如有版權異議請聯系我們予以刪除。

相關推薦
11月30日電 日前,聯合國世界旅游組織第117次執行委員會會議在摩洛哥馬拉喀什召開。會議聚焦如何通過創新、投資、教育促進旅游業轉型發展,同時強調了旅游業在應對氣候變化以及在促進農村地區發展中的重要作用。聯合國世界旅游組織秘書長祖拉布·波洛利卡什維利表示,當前,旅游業正面臨著轉型升級的重要機遇,要不失時機地把旅游業打造成更加包容、可持續和有韌性的行業。他同時指出,現在已經不是用數量衡量旅游業...
行業新一輪復蘇周期,下沉市場和本地市場帶來新機遇和新可能。旅游業,還能扛嗎?毫無疑問,2022年的旅游業必須接受這一詰問。從上半年的低谷,到七月及八月的「小陽春」,再從八月底急轉直下,旅游業坐了一趟過山車,波動和不確定性始終伴隨。根據文旅部抽樣數據,2022年前三季度國內旅游總人次20.94億,比上年同期減少5.95億,同比下降22.1%。其中,三季度國內旅游人次6.39億,同比下降21.9...
卡塔爾世界杯開賽至今,“大屏投影”的酒店影音房預訂火爆,不少商家正加急改造上線,以抓住消費熱點。美團平臺數據顯示,約3萬家酒店靠影音房取得了營收增長?!吧売耙舴俊背蔀樾袠I新潮流,為滿足更多商家需求,美團平臺推出影音房改造服務,通過助力本地供給提質升級,以更好地滿足消費者的休閑娛樂需求。世界杯來襲,影音房走俏“在酒店看球,一個是為了避免吵到家人,另外也是給自己創造一個相對輕松的空間?!弊鳛槭?..
文化和旅游部印發《文化和旅游市場信用修復工作指南》。近日,文化和旅游部印發《文化和旅游市場信用修復工作指南》(以下簡稱《指南》),從規范主動信用修復工作流程、規范核查依申請信用修復的材料、規范應用文書格式、規范開展信用修復培訓、規范使用信用信息等方面就規范開展信用修復工作提出明確要求?!吨改稀芬?,各級文化和旅游主管部門依法依規對符合條件的文化和旅游市場失信主體解除相關管理措施,推動信用修復...
近日,聯合國世界旅游組織發布的最新一期《世界旅游晴雨表》顯示,2022年前三季度,全球國際游客數量為7億人次,同比增長133%,相當于疫情前同期水平的63%。預計2022年全年全球國際旅游有望恢復至疫情前水平的65%;全球國際旅游收入或將達到1.2萬億美元至1.3萬億美元,同比增長60%—70%,恢復至2019年疫情前水平的70%—80%。
聚焦/熱點

聚焦/熱點

副標題

聚焦
熱點
關鍵詞
關鍵詞
紅色旅游
鄉村旅游
夜間旅游
康養旅行
戶外旅行
研學旅行
城市
酒店
航空
攻略
景區
樂園
標簽模塊(3)(1)(1)(1)(2)(1)(1)

標簽模塊(3)(1)(1)(1)(2)(1)(1)

副標題

視線
論道
視點(2)(1)(1)(1)

視點(2)(1)(1)(1)

副標題

旅行
環球
視點(2)(1)(1)

視點(2)(1)(1)

副標題

動態
動態

全國旅游投訴舉報熱線:12345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12377

京ICP備2021027040號-2    經營許可證110105017960088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25983  

China Tourism Network   Copyright ? 2010-2022 ct.cn All Rights Reserved